pos机 |  装修 |  信托 |  健康 |  护肤 |  旅游 |  疫情 |  信用卡 |  美食 |  品牌 |  防晒 |  亚健康 |  加盟 |  服装 |  金泰潽 |  小学 |  防水 |  火锅 |  故事 |  银行 | 
当前位置:主 页 > 正文 >

侦探:大宝再见

时间:2020-02-22 12:23:19 作者:未知 点击:

  突然死亡
敬天一觉得自己受诅咒了,为什么他摔断了腿,住在社区医院里疗养,还能碰上怪案子?
“我如果死了,我儿子怎么办?”敬天一看着病床上吕老太的尸体发愣,吕老太昨天晚上跟他说的话,言犹在耳,但现在阴阳两隔。而吕老太心心念念的儿子吕大宝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老太太怎么想不开自杀了呢?”医生喃喃自语。“啥?”敬天一急了,“我保证吕老太肯定不是自杀的!她要是死了,她儿子怎么办?”吕大宝忽然哇的一下就大哭起来:“我妈死了?那谁给我做饭啊?”邱小福终于发挥作用了:“大宝!我刚刚在外面看到有大马!我们去看大马好不好?”一听有大马可看,吕大宝立刻又高兴起来,拉着邱小福就往外跑:“看大马!看大马!”邱小福被吕大宝扯出去的时候,对敬天一说:“报警!”
敬天一一听大马就浑身一激灵,前几天邱小福抽风说要培养他的贵族气质,硬拉着他去骑马,结果把腿摔折了,骨科医院床位不够,他在骨科医院接完骨头就转到了这所离家比较近的社区医院。刚没的吕老太是他的邻居,八十多岁了。吕大宝是吕老太的儿子,五十岁了,因为出生的时候被产钳夹了头,影响了智力发育,心智仅相当于五岁孩子。吕老太除了吕大宝之外,还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她大女儿在国外定居带孙子,二女儿还没退休,小女儿跟她住一个小区,小儿子是大企业的中层领导。吕老太自从孩子们各自成家,老伴儿去世后,就跟吕大宝生活在一起。因为年纪大了骨头脆,半年前买菜不慎把盆骨摔坏了。因为吕老太爱热络,敬天一刚搬来,就跟他们母子混熟了。敬天一还记得他刚住进来的那天,吕老太带着吕大宝在病房呆了一下午。吕大宝喜欢马,而社区医院门口经常有人牵着马收费拍照。
吕老太非常健谈,拉着敬天一就开始说:“还是家里孩子多好!要是就我一个人,真整不明白大宝!他小弟手底下管着两百多号人,那么忙,还三天来一次给大宝洗个澡,身上换下来的衣服,他二姐下班过来拿回家洗,他小妹儿媳妇刚生完孩子坐月子呢,还天天给我们送一日三餐!但这姐妹兄弟再好,能有当爸妈的上心?我老头子快不行的时候,我跟他说,绝对不死在大宝前头!”“哎,我如果死了,大宝可怎么办啊?”吕老太又伤感地叹道。
死因成谜
他们一大家子人都匆匆赶到了社区医院。敬天一不太好掺和进人家事里,就赶紧退出病房。
“咦?大宝呢?”小女婿的声音穿过人群。“大宝在医院门口看大马呢!”敬天一赶紧接话。敬天一出于职业习惯,在住院前几天,把这所很小的社区医院摸排了一遍,地处偏僻,到处是监控死角,挂号室常年没人,护士台的护士经常埋头看手机,院门口左侧有牵马拍照的,右侧有老年人下象棋,医院保安从早到晚背着手看人下象棋,配药室偶尔会不锁门……总之,这所社区医院处处都是漏洞。
敬天一回到病房,开始仔细梳理这半个月来所知道的关于吕老太的一切。吕老太和吕大宝起得比较早,敬天一住院也没什么事儿,就起得比较晚,快到九点才起床,过了没多久,邱小福来了,他们两个在十点的时候出门去买外卖。等他们买完外卖,回来的时候是十点半,路过吕老太病房的时候,吕大宝正在推吕老太,还求助敬天一:“你们帮我把她叫起来!”
吕老太趴在床上,敬天一大惊,邱小福上前查看,发现吕老太已经气绝,脸皮和嘴唇鲜红,还有苦杏仁味儿,显然是氰化物中毒。敬天一清清楚楚记得吕老太告诉他,自己不会死在吕大宝前面,所以吕老太自杀立不住脚,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是有机会获取氰化物的,有没有可能是他们谋杀了吕老太?
氰化物中毒几秒钟就可以致人死亡,吕大宝应该一直和吕老太在一起,他是目击证人,他看到了什么?
传家之宝
前来调查的警察像幼儿园阿姨一样询问吕大宝:“大宝,弟弟们问你个问题,好不好?你妈妈睡着前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惜吕大宝嘴一咧:“就不告诉你们!”敬天一在门口发呆。邱小福说:“有没有可能是误服?”敬天一灵光一闪:“误服?”如果没凶手的话,吕大宝又是什么角色呢?
就在这时候,吕大宝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糖,开始给大家分糖:“吃糖。”所有人都内心沉重,也就敬天一和邱小福真把糖吃了,是彩色水果糖,敬天一吃的是黄色的,邱小福吃的是绿色的。吕大宝从糖盒里拿出一颗红色的糖,要进吕老太的病房:“红色是妈妈的。”大家当然不能让他进,吕大宝就坐在地上哭闹起来。
“杀人大抵是为了钱或情。吕老太这么大年纪了,应该不会跟情有关系,那么就是钱了?看她也不像有钱的样子,难道有什么传家宝?”以后续消息来看,吕老太家还真有传家宝!
邱小福坐在敬天一的病床上,开始从头说起:“先说法医初步解剖结果,证实是氰化钾中毒,没有检查到有强迫服用的痕迹,吕老太社会关系很简单,退休老工人。她是没什么钱,但像这种年纪的本地老太太,祖上或多或少都有点传家宝。”“她有传家宝?”敬天一问。邱小福接着讲:“吕老太姓吕吧!你看本市地图,会发现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地方叫做吕家佃,这地方在解放前可非常有名,整个吕家佃方圆百里的良田都属于一个姓吕的大地主,不过解放后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都被分了,吕家也就没落了。
“言归正传,时间还得追溯到清朝末年,那时候太平天国闹得比较厉害,湖南有一个穷秀才姓吕,因为养不活自己,没办法就投了军。这个吕秀才写字非常漂亮,因机缘巧合,他成为了曾国藩的师爷。曾国藩平定了太平天国之后,慈禧太后很忌惮他,曾国藩为了让慈禧太后安心,就忍痛遣散了湘军,自己去了天津任直隶总督。吕秀才就拿着曾国藩给他的一大笔银子,在吕家佃购置了大片良田,娶了两房夫人,优哉地做起了大地主。他那两房夫人,接连给他生了好多孩子,吕家由此开枝散叶,成为了独霸一方的豪门。解放后,吕家败落,家产也散尽了。不过据说,吕家留下了一个无价的传家宝。吕秀才离开曾国藩的时候,曾国藩给他写了一幅书法,曾文正公的书法,现在可值很多钱啊!”

“书法在哪儿?”敬天一总算可以插嘴问一句话了。邱小福摊摊手:“大家都说有那么一幅书法,还都说书法上写的是‘天下为公’四个字,不过谁也没看到过。吕家人把这幅书法看得比家里所有东西都贵重,吕老太的爸爸事先把曾国藩的书法藏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只把位置告诉了吕老太。吕老太的爸爸五几年的时候死的,死前没有吐露任何关于书法的信息。不过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吕老太也没说把书法拿出来。我猜测如果那幅书法真的存在的话,应该藏在一个非常稳妥的地方,否则的话,早就被发现了。吕老太半年前不是把盆骨摔坏了嘛,从那开始就考虑起后事来了,她特别担心自己死后,吕大宝没有人照顾,于是吕老太就想给吕大宝留一笔钱。吕老太该怎么办呢?”“卖那幅书法呗。”敬天一很自然地回答。
“前不久,吕老太放出话来,说要卖那幅书法,正在物色买家。”邱小福总算讲完了。敬天一沉思了片刻:“这都是据说,有谁能确定吕老太真有那幅书法呢?”
可疑糖盒
敬天一和邱小福正在分析案情,冷不防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放过我!别抓我!妈妈救我……”是吕大宝在叫。只见吕大宝的小妹夫和一个警察满头大汗追进来,往床底下钻:“大宝,把糖盒给我们吧!”糖盒?邱小福灵机一动:“放着我来!”
只见邱小福大声说:“大宝!大宝!我要吃糖!我要吃……绿色的糖!”果然,吕大宝探头探脑地从床底下往外爬:“别急!给你绿色的糖,黄色的是天天的,红色的是妈妈的。”警察和小妹夫作势要抢糖盒,邱小福连忙使眼色让他们别动。
吕大宝分完糖之后,又把糖盒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邱小福忽然指着窗外大叫:“大马!”吕大宝也两手指着窗外:“大马!”敬天一赶紧从邱小福的零食里拿出一盒糖,拆开包装,背着吕大宝扔给邱小福,邱小福迅速地用手指头夹出吕大宝口袋里的糖盒,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把敬天一扔来的那盒糖轻轻地放进吕大宝的口袋。
邱小福把糖盒交给警察,问道:“氰化钾在这盒糖里吗?”敬天一指着糖盒:“看还有红色的糖吗?红色的糖给妈妈!这是谋杀!”警察打开一看,里面还剩下两颗红色的糖,不禁呼出一口气:“还有两颗,我得马上回去化验了!谢谢你俩了!”警察走后,敬天一看着邱小福:“如果红色的糖里有氰化钾,吕大宝只让妈妈吃红色的糖,那么说明,其实凶手未必来过医院。”
 “借刀杀人?凶手调换了吕大宝的糖,那他应该十分了解吕大宝和吕老太,他知道红色的糖,吕大宝只给吕老太吃。”邱小福思维很敏捷。“熟人。”敬天一沉吟。没过多久,邱小福就打探到,法医已经在红色的糖里提取到了氰化钾。案发的过程可以推理出来,有人替换了吕大宝的糖盒,那天吕大宝和吕老太在病房里玩,吕大宝给了吕老太一颗红色的糖,吕老太吃了后,氰化钾中毒身亡。为了不吓到傻儿子,面朝下栽倒在床上。
邱小福说:“警察正在以曾国藩书法为切入点开展调查,我要没记错的话,吕老太跟我们说过,她有一个表弟,她好像就托这个表弟去打听有没有人想买曾国藩书法呢!”敬天一点头:“曾国藩书法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会在哪里呢?”邱小福说:“明天我去打个尾牙,旁听警察审问那个表弟!”
第二天晚上,邱小福来看敬天一。“我今天梳理了一天,”敬天一寂寞坏了,“如果曾国藩书法真的存在,那么吕家解放后,怎么可能不被找到?这里面有猫腻。”邱小福喝了一口水:“你的说法跟杨向道一样,杨向道就是吕老太的那个表弟,他信誓旦旦地说,都传吕家有曾文正公的书法,但是从没有人看到过这个书法!吕老太托他物色买家,他还很兴奋,觉得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但是吕老太死得突然,也没告诉他东西藏哪里了。杨向道遗憾得都哭出来了。”“至于吗?”敬天一一副嫌弃的表情,“你们确定他说的是真的?”邱小福两手一摊:“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都认为他说谎。”
敬天一兴致上来了:“什么意思?”邱小福接着说:“这个杨向道还挺时髦的,在网上连载历史纪实。他写的东西点击率还不错,名字起得也挺唬人,叫做《清末第一师爷——吕祖荫的故事》,讲的就是这个吕家佃的吕秀才。但说实话,吕家家谱都被烧了,他这个东西只能当小说看了。在这部小说中,曾文正公一出生,身边就有这个开挂的吕秀才,吕秀才跟在曾文正公身边,出谋划策,曾国藩家书都有一半是吕秀才写的……”敬天一听得目瞪口呆。
 “杨向道虽然写东西信口开河,但人看上去倒是蛮老实的,不过,警察一眼就看出杨向道没说实话。他说从来没有人见过吕家所藏的曾国藩书法,这是真话。但是他接下来说吕老太没给他实物,也没告诉他书法藏哪里,就有问题了。不过警察没有戳穿他。他说谎很有可能是因为他跟吕老太的死有关系,但也有可能是他想独吞那幅价值很高的书法。”
法网恢恢
法医那边效率很高,检测出两颗红色的糖中混有氰化钾后,又进行进一步的成分分析,在糖里还提取到了微量的尿素。“尿素?”敬天一问邱小福,邱小福用力点头。
杨向道是化肥厂退休的技术员,虽然氰化钾管控很严,但他属于能接触到氰化钾的人,而且尿素是化肥原料,他可能用什么手段对氰化钾进行提纯,但因为环境和原料所限,他没有办法剔除污染纯度的尿素。
果不其然,杨向道是谋杀吕老太的凶手,是他替换了吕大宝的糖盒。难不成是为吞占曾国藩的书法?背后的故事,可没那么简单。为了锻炼自己的侦破能力,敬天一没让邱小福转述笔录,而是自己苦苦思索。“吕老太托杨向道卖书法,那说明这幅书法是存在的,既然存在,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人看到过呢?也许这幅书法从吕秀才开始,就藏起来了!”邱小福不说话,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加一分。
敬天一很满意:“曾国藩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那本家书也是好多人的行为准则,他的一幅书法,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为什么要藏起来?有没有可能,那个书法根本就不是曾国藩的?这真正写书法的人在当时是个禁忌,所以被藏起来了,吕秀才毕竟是外乡人,为了在本地好立足,就打了个曾国藩的旗号,况且吕秀才如果真是深受其器重,为什么不回湖南到这里来呢?”
邱小福说:“东西肯定存在,当时的确是个禁忌,给你个提示,反贼。”敬天一大脑飞速转动:“曾国藩最有名的就是平定太平天国,不会是洪秀全的书法吧?”邱小福耸耸肩:“还真是洪秀全的。”邱小福说:“杨向道的作案动机是为了永久地掩盖吕秀才是太平天国的人,根本没当过曾国藩师爷这个事实!要不然的话,他写的那个《清末第一师爷》不就被打脸了吗?虽然他那个就是编故事,但人家认为自己写的就是史实。”“你把细节补充一下吧。”敬天一觉得自己完成任务了。
“洪秀全写的是‘天下为公’四个字,藏在了吕家佃磨坊的石碾子里面!这个石碾子现在还在村口,磨坊解放前也是吕家的产业。解放后,虽然抄家,但石碾子那么重,也没谁去动!后来有电动的了,石碾子没什么人用了,但好歹是个地标,这么多年了,就一直在那儿。吕老太和杨向道是偷偷摸摸把石碾子里的墨宝取出来的。拿出来一看,杨向道心就凉了。他一直以为是曾国藩的书法,没想到是洪秀全的,而且跟这幅墨宝一起藏在石碾子里的,还有吕秀才的自白书,上面说,他是湖南的一个秀才,因各种原因投了太平天国军,南京城破的时候,他从宝库里偷出一些金子,跟难民一起逃出城去,来到此地安家落户云云……吕老太催促杨向道尽快找买家,杨向道不想让墨宝和自白书公之于众,就起了杀心。”
“就因为这个?”敬天一难以置信。“那你以为呢?”邱小福也无可奈何。“吕大宝怎么办呢?”敬天一问。“他大姐回来了,要把他接到国外去过一阵子。”邱小福说,“其实永远长不大也挺好的,至少不用面对复杂的成人世界。”“他生在好人家了,有几个人,就算是骨肉至亲,能这么几十年如一日地对待一个傻子?”敬天一说。
的确,人各有命。


    +1
    0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