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机 |  装修 |  健康 |  信托 |  信用卡 |  旅游 |  护肤 |  疫情 |  品牌 |  小学 |  美食 |  亚健康 |  服装 |  防晒 |  加盟 |  火锅 |  金泰潽 |  寄宿 |  午饭 |  防水 | 
当前位置:主 页 > 正文 >

在线教育,重在引导学生自主探究

时间:2020-03-22 03:24:03 作者:未知 点击:

  

在全国上下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形势下,我国教育部发布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在疫情防控期间做好普通高等学校在线教学组织与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各高校积极开展线上授课和线上学习等在线教学活动,保证疫情防控期间的教学进度和教学质量,实现“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各地积极响应。

  美国的在线教育行业发展较早,有着深厚的过程积累。进入21世纪以后,几乎所有美国顶尖高等院校都设立了在线课程项目,许多高等院校自主开发在线教育软件和系统,并与在线教育平台合作,吸引全球众多学习者。美国依靠其先进的传统高校教育,运用新的现代教育技术和手段,不断探索构建在线教学质量保障机制,从各方面保障在线高等教育的高质量发展,使在线教育成为美国高等教育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经验对我国当前在线高等教育的发展和未来规划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专业团队协助学科教师进行课程设计

  设计高质量的在线课程往往需要多方力量协同工作,仅仅依靠学科教师单独开发是不够的。在美国,对在线教育重视程度越高的高等院校,课程设计与开发方式越系统,课程设计也越规范。除选择与第三方在线教育质量保证机构合作开发外,许多美国高等院校会有一支高质量的专业团队,对学校在线课程的开发与实施提供理念指导和技术支持。

  从美国大学的实践看,教学设计师是必设的教学管理职位。除此之外,这支专业团队还包括教育技术专员、音视频专员、美工设计专员等,这些专业人员从在线课程开发与管理、教师在线教育培训、在线考试的技术保障等方面为课程设计和开展提供多重支持,协助学科教师共同设计在线课程。例如,在线教学的教师在开课前可获取课程设计模板、在线教学大纲以及为教师开发在线课程而提供的自学平台入门课程;如在课程中遇到问题,教师可以通过网络系统、电话等方式请求技术支持和咨询。美国大学还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对新入职的或开课中的在线教师进行培训,帮助教师掌握最新的在线教学基本理论、在线评价技术等,以适应课程发展的需要。

  为充分保障在线教育开展,从政策、预算等方面对在线教育予以平衡和管理,美国很多综合性大学将在线课程设计、教师发展与培训、学习管理系统、在线学习政策制定、学习分析技术等组合为更为紧密的机构,由首席在线教育领导管理。这不仅填补了在线教育在学术部门之间协调管理的需求,还有利于在线教育发展规划的制定,从长远上保障了在线教育质量。如耶鲁大学建立了在线教师津贴政策,以专项津贴鼓励教师开发和讲授在线课程。

  目前,我国上线的慕课数量已破万,学习人数达2亿多人次。然而,由于许多在线平台运营主体是互联网公司,在课程的教学设计方面缺乏经验和积累,大学在课程开发环节中的主体活力也未得到完全激发。因此,大学要推进教学理念与方式的改革和创新。一方面,要将对在线教育的认识上升至教育信息化战略的长远规划上;另一方面,要以长效机制提高教师信息化技术,促进教师教学理念及方式的转变。

  精细化质量评价标准指导课程改进

  质量评价标准能够及时诊断出课程建设问题,指导课程开发者及管理者进行科学改进,是促进课程质量提高的重要手段。美国高度重视在线教育质量评价指标建设,质量认证体系相对完善。美国在线教育质量认证机构由区域性认证机构、国家性认证机构以及远程教育认证委员会等专业性认证机构组成。各认证机构均出台并发布了明确的认证标准,严格把关在线教育质量。此外,各院校制定了严格的在线课程评估标准,以判定在线课程的效果。如密歇根大学制定了《在线课程评价指南和量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制定了《在线课程质量量规》。美国政府、高校、专业机构依照质量评价标准,共同监督在线教育质量。

  美国在线高等教育质量评价体系较为成熟,质量评价标准也更加精细。以美国教育领域最具影响力之一的“QM质量标准”为例,自2003年制定第一套质量标准以来,每一至两年更新一次,目前已经更新至第六版。第六版共含8个评价维度,细分为42个具体标准,并根据标准的权重赋予一定的分值。8个评价维度分别从课程概述和介绍、学习目标、评价与测量、教学资源、课程活动与学习者互动、课程技术、学习者支持、可达性与可用性等方面对在线高等教育课程提出了具体要求,不同的权重进一步突出了评价的导向性,在课程建设中起到了具体的指导作用。同时,评价指标举出具体范例,以最佳的教育实践来明确评价的质量标杆,以界定质量维度的内容。比如,在课程活动与学习者互动维度,“学习活动与课程学习目标相一致”的范例包括,如果课程学习目标要求学生作一个有说服力的演讲,那么学习活动可能会让学生选择一个合适的演讲题目,拟一份演讲提纲,并把演讲的练习进行录音。细致到范例的质量标准有助于鼓励课程开发者及管理者不断反思当前实践,实现质量的持续改善。

  美国教学评价专家斯塔费尔比姆曾提出:“评价最重要的意图不是为了证明,而是为了改进。”美国在线高等教育指标评价结果在于对课程进行诊断,而不在于对课程进行优劣评判。它只指出课程建设过程的具体指标及有待改进的方面,旨在质量的持续性提高,形成课程持续改进的良性循环。美国大学每年会开展在线教育年度评估,通过评估结果来确认在线课程的运行状况,从而确保在线教育的高质量开展。以标准为工具开展课程质量评价,在发现问题的基础上提供有针对性的反馈,能够实现对课程质量的持续改进。

  面对不断增多的在线教育课程,如何建构一个全面、客观、有指导意义的在线课程质量评价体系,使我国在线高等教育既能发挥我国教育教学传统优势,又能推动我国大规模在线教育课程良性发展,是在线教育发展道路上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全方位学习支持服务促进学生在线学习

  学生学习成果是质量评估的核心内容,也是美国高等院校检验其办学成效最为重要的依据。面对全美在线学生注册率不断增长的新变化,美国大学纷纷设立专门的教与学服务支持部门,以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为出发点,保障学生高质量的学习活动和学习互动,帮助学生顺利完成在线学习。

  美国大学为学生在线学习提供了很多支持服务,这些服务既涵盖学术方面也涵盖非学术方面,包括选课建议、教学资源推送、学术规范指导、24小时在线技术支持等服务。一些大学图书馆还向学生提供外借手提电脑、头戴耳机、摄像设备等硬件设备,学生学习能得到大量支持。

  考虑到在线学习师生分离的特征,美国大学重视学生与教师之间、学生之间以及学生与学习内容之间的双向交互。例如,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在线教育平台实时收集学生在线学习情况,在教学过程中穿插了在线讨论等多种互动环节,在互动教学中较少强调答案的唯一性,更重视学生对问题的分析。耶鲁大学每门在线课程都设有课后问卷调查,以深入了解学生的学习习惯和学习情况,为学生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马里兰学院大学还根据学生的学习风格、不同需求,设计、开发个性化的学习资源及教学活动。

  从面授教学到在线教学,改变的是实施工具,帮助学习者提高能力素养的目标并未改变。在线教育的实质是探究学习,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是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依托。我国高校应以此疫情期间的在线教学为契机,立足线上线下教学方式的变化,打破“以课程为中心”“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模式,启发学生自我发展、自我促进,并促进教师从知识讲授者到学生引导者与协助者的身份转换,做好学习支持服务,努力提升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全面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